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重生皇后要奋斗

    第189章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

    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沟壑,说话时明显看到下排的牙口缺了三颗牙齿,说话有些漏风,加上声音又尖又细,听起来都是笑意。

    唉,宫中是改变人的最快的地方,包括自己都改变了不少啊。刘公公年少时还与他一起在宫中嬉闹,这些,都是年少时的了,罢了罢了,人都会都会有这一天。

    皇上想得透彻,倒是让刘公公看得一头雾水。

    皇上突然在那摇头又点头的,他突然有点心惊胆战,几十年真是越老越怕死了,生怕哪个主子不开心随意给自己安个罪名给杀喽。

    想起来,也就琉王的母妃漓妃好了,不会将火发在下人身上,更不会迁怒。可惜如此好的一人,已逝去了。

    浑浊的老眼看了一眼皇上,心里为漓妃痛心疾首,多好的一个人,却……“皇上,琉王一直以来勤勤恳恳,看这些,都是他打理得好啊。漓妃生了个好儿子啊。”说着,布满皱纹的老手从一堆奏折里抽出一本,递给了皇上。

    漓妃是皇上心里的一根刺,拔不出来,偶尔动到,扯痛全身。

    目光慢慢浏览,一字一句无不是百姓安康,洪灾已治,瘟疫已控制,一切难事都被他化解了,还有京城百姓逃难的难民安顿,管理得井井有条。她的确生了一个好儿子。

    “琉王觐见~”

    皇上抬起头,看了看外面那抹慢慢走近的淡紫色的身影,心里一阵愧疚,因为低头蓄在眼里的泪花,亮晶晶的,在平靖进来时,消失毫无踪迹,无人知晓,他会因为忆起一个女人而伤心落泪。

    “臣参见皇上。”平靖依旧一身淡紫色华服,常年冰山脸的他今日脸上难得有一丝笑意,嘴角微微勾起,虽然不明显,但细心的人会发现今日平靖身上少了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多年来,他都尽量避着琉王,那像极了她的眉眼,让他心里总是抑制不住的想起故人。眼神四处乱看,偶尔从平靖脸上滑过。

    “臣与那嵘侯傅伯涛的嫡女傅雪翎两情相悦,望皇上能指婚。。”

    说明来意,不管皇上是否允许,傅雪翎都会是他的王妃,但指婚,会让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他平靖的妻,想惹,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,是否能承受得起自己的报复。

    “好。”不知道是出于对琉王的愧疚还是觉得这份姻亲可行,他没拒绝。

    他这一生,唯一的一件大错事就是喜欢上了漓妃,喜欢上了自己父皇的妃子,日思夜想,被那些肮脏的思想冲昏了头脑,犯下不可饶恕的错。

    这是她的儿,眉眼间与她七分相似,每看一眼,都能激起心中最深处的愿望,若她还活着,那该多好,她想要的,他就算竭尽所能,劳其一生,必会如她愿。

    可惜,人死不能复活,她是他心中的伤,牵扯着心脏,一痛痛全身。

    “臣告退。”平靖双手握拳,狭长的丹凤眼眸中染了笑意,转身就走,步子有些快,平静如他,只会因傅雪翎一人激动。他想,把这个消息尽快告诉翎儿,告诉她,她要当琉王妃了。

    老皇帝点点头,他怕再看下去,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他好想在抱抱她啊。低头时,两滴晶莹剔透的眼泪滴在案台上,袖子一拢,哪还有痕迹,痕迹都在心里。

    翌日的宴会,以家宴为由,宴请了大臣与他们的家眷。皇宫宴会,不得拒绝。

    傅雪翎最恨见到的人会出现在这,还要与她们同吃饭,想想就觉着胃里一阵翻滚。

    坐下后,眼神四处看了看,并未见到平靖,按理说,她已经是掐在宴会时间开始的前一刻钟进来的,平靖应该也到了才对,怎么不见他人影。

    平靖从傅雪翎眼神看向的方向另一边走过来,看着那人儿望眼欲穿的样子,真是可爱,嘴角裂开更大。

    “怎么?那么想我?宴会散了好好陪你?”昨日本想去告诉她,后来觉得给她一个惊喜也挺好。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,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。皇上快来了。

    低头突然在她耳边说话,离得太近,甚至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,真香。心里感叹一番。

    “啊!”轻呼出声,看着面前放大的脸,傅雪翎的脸颊瞬间染红,红红的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    居然吓她,她才没有在想他呢。不想,没有想。心里说着没想,眼神却不自觉的跟在他离去的背影上。

    而她旁边的长姐孟非乐,按身份来说,应该不能参加皇家宴席,这次的邀请名额里却有她,想着为什么的同时,身体偏了偏,与她呼吸一处的空气都觉着恶心。

    她的嫌弃太明显,很多人因为琉王一来就先与她打招呼而注视着她,便有很多人看到了傅家姐妹不和的一幕。

    孟非乐脸上尴尬,被人当摆件一般打量,让她有种想杀了旁边所坐之人的冲动。

    “皇上驾到~”太监尖锐的声音穿破天际,整个宴会的人站成两边,在皇帝进来后,跪下行礼。

    皇上手挥了挥,表示平身。眼神瞟了傅雪翎一眼,果真是个漂亮的孩子。

    昨晚梦中,见到了漓妃,她还是那么美。

    宴会不过是吃吃酒,做做乐,一群舞姬下去后,皇上举杯,众人知宴会的最终目的来了。纷纷抬杯,等待皇上下文。

    平靖看着傅雪翎,想知道如果她知道了今日是宣布自己与她的结亲,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    刘公公看到皇上的示意,拿起圣旨,宣读: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琉王兢兢业业,为国为民,实乃大昌国典范。嵘侯傅伯涛的嫡女傅雪翎,德才兼备,实乃佳人。特赐为琉王妃,钦此。

    “谢主隆恩。”平靖接过圣旨,余光看了看惊呆的某人,嘴角裂开一个弧度更大的笑。

    心跳慢了两拍,她看看平靖,他的笑那么惹眼,要嫁给他了么?是啊,要嫁给他了,眼里的眼泪打着转转,上次之后,她以为要嫁给他得废很大的力气,或者,得很久了。

    大臣们纷纷表示祝贺,敬酒,平靖一一回敬,没了。平时冷冷的气场,显得他,更平易近人了。

    孟非乐盯着平靖手上的圣旨,咬牙切齿,眼眸里似要冒出火来,恨不得把那一张布烧得一干二净。傅雪翎成了王妃,岂不是更加难对付了,之前皇上已经压下了,这次为何又同意了,还一丝消息都没有放出来。愤恨的同时她手握紧,指甲掐进肉里,毫无感觉。

    “靖弟,婚期就定在三月后,那天是个好日子。”老皇帝说道,眉眼都染了笑,看着他开心,在天上看着的漓儿也会开心吧。

    “谢皇兄。”三个月后,他将会迎娶他的新娘了。

    一场酒宴在一直的欢声笑语里度过。

    结束后,平靖送傅雪翎回嵘侯府。

    嵘侯府门前,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,平靖就不进去了。

    平靖看着依旧还呆愣着傅雪翎,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。

    “啊,你干什么?痛。”痛呼,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子,其实没那么痛,就是感觉这样好幼稚啊。可是,她有点喜欢这种感觉呢。

    琉王与嵘侯府嫡女成亲的消息在几天内,人尽皆知。

    有人欢喜有人忧,一群幻想的千金小姐们注定与琉王,与荣华富贵分道扬镳了。但也不是完全的,毕竟还有侧妃和妾,这傅雪翎以后会是王妃,去了里面得先有她的照应。

    再说,如果巴结好了,和她成为姐妹什么的,见琉王也方便些,万一琉王会看上自己什么的,也不一定呀,总之和傅雪翎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。

    众人纷纷带礼去嵘侯府拜见,一时间,嵘侯府的大门差点被踏破。

    人来人往都是祝贺,还有巴结而来。打发了一波又一波人,傅伯涛难得的歇会。

    孟非乐也是一早就来了,虽然傅雪翎很恶心她,但是现在这种能够气到孟非乐的时候,她又怎么会放过呢?于是看到孟非乐来的时候,她就让下人们把她领了进来。

    孟非乐呆在院子里,一出去就看到那一个个讨好傅雪翎的人,看着让她生气,恶心。特别是居然还有站在六皇子那边的人居然也来了,她更加生气,这些人不是说好站在六皇子这边的么,居然背叛了。

    她要的是从一而终,这些人,果真是墙头草,风吹那边那边倒,不值得相信,她先是去找六皇子商量一下对策吧。要是嵘侯府和琉王站成一线,她们的宏图就要添加一块更大的绊脚石了。

    傅雪翎在屋子里吃饭,对于外面的那些宾客,有人照顾就好了。吃完饭她还要去找平靖商量婚事呢,想着一会就能见到他,心情雀跃。感觉和他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。

    众人开心而来,失望而归,那里面可都是珍贵的礼物,就这样没了,备的厚礼没了不说,连傅雪翎的人影都没见到,有什么用处呢。

    “雪翎,你怎么还在吃饭。”傅伯涛进来,看到女儿在吃饭,慈父的样子用大手摸摸她的头,坐在旁边。

    “哎呀爹爹,你把人家的头发弄乱了啊,一会要去找琉王的。”傅雪翎嗔怪道,拿着筷子的手把筷子放下后,捋顺了发丝。白了傅伯涛一眼,继续扒饭。

    傅伯涛笑笑,大手拉过一盘肉,递到傅雪翎的面前,溺爱的捏一捏她的脸蛋,以后她嫁出去了,连看看都很不能经常看到了,何况是摸摸她的头,捏一捏她的脸,和她小时候一样呢。“多吃点,太瘦了你。”

    傅雪翎低头,眼里泪花在闪烁,她知道自己嫁人之后就只有爹爹和弟弟两人在一起了,身在后院,不能经常往娘家跑,要很久才能见一面。

    而且身为王妃的她,爹爹再也不能做什么轻浮的动作了,比如这些摸摸头和捏脸蛋的事,以后都不能做了。

    爹爹是怕做不了才会忙完之后来这里找自己,在成亲之前呆在一起久一点吧。看了一眼傅伯涛,眼里的泪花就这样流下来。

    “怎么了?哭什么?乖女儿,别哭了。”傅伯涛手足无措,站了起来,想给她抹眼泪,又不知道如何下手。她上一次哭是多久他都忘了,女儿太坚强了也不是好事啊。

    慌忙中他直接手在傅雪翎脸上一阵乱抹,将眼泪擦得满脸都是。

    “爹爹,你可以抱抱姐姐哦,抱一抱就不哭了。”傅寒新走进来,直接坐到椅子上拿起傅雪翎的筷子夹一块肉放到嘴里,他刚刚回来,饿了呢。

    傅伯涛尴尬的站在那,不知道怎么办,那样无措的他像迷路的孩子。

    傅雪翎站起,伸手环住老爹的腰,果然,爹爹的怀抱最有安全感了。

    “好了好了,再抱下去我就该吃醋了,爹爹只疼姐姐,哼。”傅寒新叫道,对着自家爹爹和姐姐就是一个白眼。平时爹爹打自己下手可重了,哭了别说抱,哄一句都不说,只知道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让他忍着。姐姐比他这个儿子幸福多了。

    傅伯涛一愣,自己的儿子啥时候这么喜欢乱说话了,瞪了他一眼道“吃你的饭吧。”不情不愿的松开抱傅雪翎的手,以后,怕都不会再有机会抱抱他的女儿了。

    ……

    六皇子府,平栩一回到府里就在大堂摔了一堆价值连城的瓶瓶罐罐,玉石,佛像的摆设,对着前来问候的下人一顿责骂。

    傅雪翎,本王对你不好?为什么偏偏喜欢平靖,他有的我都有,甚至比他更多,我哪里比不上平靖了!

    你想要的,我都会给你。

    而傅雪翎,并不需要他的东西。

    既然是你先不选择我的,那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

    “让他们在书房等我。”对着空气说了一声,他抬步往书房走去。

    树上飒飒响,几只鸟儿惊飞在空中,一个黑影迅速弹起,在王府四处游掠。

    黑衣人最后一个到达书房,里面跪满一堆黑衣人,十几个。

    “我要傅雪翎死,而且是在婚礼当天。我要让她后悔成亲,要让她反悔,恨不得重新来一次,来选择我。”平栩如是说道,语气怨恨,他也不知道,为何如此恨傅雪翎,恨不得她此刻就死在自己面前。

    “这得好好谋划,琉王定派了人保护王妃。”黑衣人说道,考虑的也不无道理,琉王肯定会派人保护他的王妃。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