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农家的悠闲日子

    第163章 看来我是来早了

    元大春瞬间想起自己,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谄媚道“大侄女放心啊,我来教,读书识字打算盘,我都不在话下,我保证能把你三叔教好。”

    “是是是,你姑父可厉害了,算盘打的那叫个好。”胡大姑也巴结她。

    胡小满嗯了声,带着大宝走了。

    “高,”大宝对着佩服的五体投地,两只手都翘着大拇指表示敬佩,道,“小满你真是高,把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发挥的淋淋尽致,这下三叔肯定对你感激涕零,他做回牢房改好了不说,得了个铺子,还能利用机会读书识字,太好了,这招真厉害。”

    胡小满配合着露出自得的笑“三叔要真能想点儿脑子我费心费力的也算值了。铺子的事儿还没影儿呢,你倒会给我脸上贴金。”

    大宝“不可能不成,没有你办不成的事儿。”

    胡小满“你那儿来的错觉?”

    次日,黑暗潮湿的牢房里,天光刚透进低矮的窗口,元大春就把胡有田摇醒。

    “干嘛呀?”胡有田不情不愿的坐起来,头上还插着稻草。

    元大春严肃的老脸还是那么丑。

    他道“啥也不干,叫你起来学打算盘,早学会咱们早出去,我这都张痱子了,你还有心情睡觉呢。争点儿气吧老弟——”

    胡有田看看伸到脸上的算盘,又看看包袱上堆这的书,一张脸苦的能滴水了。“真学啊?我数都数不明白,怎么学啊?也就胡小满能想出这么歪的招儿,折磨人不带这样的。”

    真是个傻叉。元大春也不点破,勤勤恳恳的开始慢慢教书路。

    清晨,胡小满一家,连带着朱子修在厅堂里用饭。

    朱子修的小厮跑进来道“楚姑娘来了。”

    话音刚落,一身红色戎装打扮的楚娉婷走进来,手里还拎着马鞭。

    她笑道“看来我是来早了。”

    “那你回去,等会儿再来?”胡小满抹了把嘴,撂下筷子迎过来。

    “丑东西,”楚娉婷忍不住笑,拿马鞭轻抽了她一下,挑挑眉,是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    “楚姑娘。”

    大宝,朱子修施礼打招呼。胡老爹也这么跟楚娉婷招呼。

    客套了几句胡小满就带人去了后院。

    胡小满“都知道了?”

    楚娉婷点头,一脸稀罕相“你怎么办到的?那可是亲叔,不怕你爷爷奶奶恼你?”

    胡小满嗤笑“都跟你似的,我家都是深明大义的好老头,老太太,不要怀疑我在家里的地位。”

    真的?那肯定是假的,白氏若知道胡小满把亲叔整到监狱里改造,能抽她。

    楚娉婷撇嘴,又捧着脸叹息。她昨个收到消息,说胡小满把亲叔,亲姑父整到大牢去了,还是为了一头牛,她当时差点儿笑劈叉,这一大早就来看笑话,没想到被强行喂了一把亲情的狗粮。

    胡小满装模作样的拍了拍她肩膀,问道“今天有空吗?”

    “有事?”

    “没事儿干就帮我个忙……”

    胡小满话还没说完呢,李显就瞪着眼走过来“胡小满,一桩事托两人办?没你这么嚣张的。”

    “哟,”楚娉婷又拿起桌子上的马鞭,甩了鞭花儿,讥讽来人“每次见李公子都在大呼小叫,不知道还以为是那家不懂规矩的姑娘呢。”

    李显的脸都气歪了,反唇相讥“楚姑娘与在下彼此,彼此。就是不看姑娘脸时总认错,以为是个穿红衣的男子,这么一看,哎哟,还是认不大准。”

    最恨被人说成男人婆,楚娉婷’哼’了声甩这马鞭就上了。

    李显是个读书人,君子六艺他未必都会,唯独这拳脚功夫,特意练过不说跟别家的公子打架也是很有经验的。

    他不打女人,就上蹿下跳的躲,嘴贱的嘚啵道“人人传颂的楚将军之女哎,吹的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,实际上三脚猫都比她强,还异想天开组建女子军,改天小爷上书一封告了你。”

    楚娉婷被揪住痛处,恼脸都扭曲了。

    她指天发誓的道“我楚娉婷一定会把女子军建起来,看谁敢笑我——”

    恼的厉害,她也不在客气,左手甩这鞭子虚晃一招,右手成拳砸在李显嘴角上,那脸上顿时红了一片。

    怪叫一声,李显劈手夺过她手里的鞭子,扬手就要打。

    “行了。”

    胡小满爆喝一声制止,不见生气,反而笑的特别坏。

    她走过来,看着两人道“瞧你俩那蠢样。都说打是亲骂是爱,是不是互相有意?没外人,别不好意思说。”

    歘——两人动作一致的看了对象一眼,狠不的自戳双目,那叫个相看两厌。

    李显冒冷汗,怕小满误会,扔了鞭子巴巴的解释“臭丫头你别胡说啊,我肯定没那意思,以后有她的地方我避嫌,别生气哈。”

    胡小满把他踹的趔趄“赶紧滚。”

    楚娉婷插着腰冷笑,早看出来李显这小子喜欢胡小满,但自己就是看他不顺眼,没理由。

    “好了,好了,多大人了还闹。”朱子修这个看客做和事老,把胡小满拉到一边,又去顺李显的毛。

    闹腾一番,几个人出发办正事儿,人太多不方便,胡老爹就被留下了。

    他们三人组加上朱子修,大宝也被带上,一行人骑马在大街上横着走。李显跟楚娉婷都不是安生的主儿,在街上纵马那是时常的事儿,有点儿眼力劲的都认得活纨绔。

    也不急,李显做主带着他们在府城大街小巷的逛。

    桂香酒肆的好酒,西街的美人,月牙楼的古玩,亭苑的梅花,东街的卖行赌市。

    街头巷尾的羊肉,点心。吃喝日用,闲玩杂耍,或消遣或香艳,应有尽有。接踵摩肩的街道比比皆是,满脸络腮胡子的外邦人也不稀奇。

    眼瞅着过了大半天,笑到腮帮子发疼的几人才去办正经事儿。

    一行人来到南城门,府城就两道门,一南一北,元大春那个抵押的铺子就在南城门。

    相对于内城,这里并不清净,来往的商队穿插,高头大马,健壮骆驼,随走随拉,吆喝谩骂变着花样来,什么地方的口音都有。简称鱼龙混杂——

    附近大多是卖各种杂货的铺子,似乎所有的铁器店铺都在这儿扎堆了,那打铁的光着膀子挥汗如雨,健壮的身躯不羞耻的露着,让人随便看,大姑娘小媳妇的,偷偷摸摸的都得瞅一眼。

    李显拿扇子挡在胡小满脸上,说啥也要掉头回去。

    他理直气壮道“鱼龙混杂之地乌烟瘴气,想买铺面也不能在这儿啊。我知道黄金地段,咱们去哪儿。”

    楚娉婷哼哼唧唧,两眼放光,她抓住胡小满的胳膊把人拉的靠在她身上,一点儿也不要脸的,用冒光的眼神盯着铁铺里的汉子。

    她垂涎三尺道“我要是能有那么好的身材,那该多好。你瞅瞅那些老娘们眼神太露骨了,恨不得上去摸摸。”

    胡小满跟着看,就见杵在锅炉旁的男子机械性的轮着锤子,他肌肉块头上的汗珠从胸膛蜿蜒滑过,顺着长腰,路过八块腹肌,直直掉进人鱼线,没在一条黑腰带上,肥大裤子挡住美景。

    可惜啊。

    她差点咽口水。

    欻欻——两把扇子同时挡在两个脸上,马腹胁迫这人走了。

    好不容易来到城门根,就见各色商队排着长龙要出城,那叫一个乱。

    而元大春的店铺真就在道路一边,不前不后的中间位置。之所以能认出来,是因为上面‘元家店’的招牌还在。正对街面的破木门上贴着红底黑字的‘售卖’。

    在附近找了个茶棚坐了,小厮打听回情况,说店铺是抵押给了这里的地头蛇,老王。

    老王前段时间死了老娘,这会儿才腾出手卖铺子,因为要价高才没卖出去。

    胡小满拍拍站起来,道“咱们去汇汇这个老王。”

    “不急,”楚娉婷把她拉坐下来,让贴身的丫鬟打着她的旗杆去找人。

    欲言又止的李显对着鸣鹤使眼色。

    鸣鹤找了个借口就走了,他使了俩钱,让人七拐八拐的带着去了最近的钱庄,老王所在的钱庄。

    他躲在角落里,好等了一会儿,才见楚娉婷的丫鬟被一个胖子恭恭敬敬的送出门。

    鸣鹤拉住那胖子就进了钱庄。

    茶棚里的楚娉婷等的不耐烦了,问丫鬟“你是怎么说的?人为何还没来?楚将军的名头不好使了?稀罕!”

    丫鬟玉儿赶紧答话“奴婢报了将军名号,那个老王很是激动,巴结的样子都写脸上了,还给奴婢赛银子,巴不得见姑娘您呢,或许是有什么事情绊住脚了。奴婢再去一趟。”

    “去去去,”楚娉婷不耐烦的挥手,拿着帕子扇风,又把刚才说的话题扯回来。

    她若有所思的脸上带着隐约的兴奋又苦恼。道“天降大旱,过不了几月卖儿卖女的又要成就人间悲剧,那时我伸以援手救助这些苦命的女孩儿,我想,她们在为奴为婢,与入伍之间,只要不傻就知道该怎么选择。”

    胡小满抿抿唇,显得有些无奈“招募容易,怎么养活?又缝大旱,光吃喝就不是小事儿。当然了,三两百人你还是养得起的。”

    李显笑嘻嘻的插话“三五千人,楚大姑娘也养的活,她嫁妆中田产铺子多的是,穷的就剩钱了。”

    所以呀,楚娉婷担心的压根不是这些。但她依旧苦恼,说道“我不是闹着玩儿的,我想养一只真正的军队,女子军。让哪些像我一样是的人,能抛头颅洒热血,保家卫国,而不是只能困在方寸间,在家从父出嫁从夫。”

    “好理想——”胡小满呱唧呱唧鼓掌。心说好一个春秋大梦。这个世界还没有那个女人在军中建功立业,军营中有明确规定严禁女人进出。

    不是自己不相信楚娉婷有那样的魄力,她有,还坚定的很,在这个时代很难得。但从她要用嫁妆养活所谓的女子军,其幼稚可见一斑。

    楚娉婷闻言,立马喜笑颜开,拽住胡小满的手就要表白“小满,你是我最合心意的小姐妹,为了表示支持,你就头一个当我的兵吧。”

    “不行,你做梦。”李显反驳这,用扇子不轻不重的把两只攥在一起的手打开。

    他用那种死犟死犟的表情道“你敢带坏小满我就跟你拼命,你试试!”

    楚娉婷笑死了“她用我带坏?你摸摸良心,说我俩谁更坏?”

    “你——”

    两人斗鸡眼儿似的瞪上了。

    胡小满把人分开,直直看到楚娉婷眼睛里,那双黑沉沉的眸子让人不得不专注。楚娉婷下意识的问她怎么了。

    “有一桩生意,若是做成了,你养几百个人不是问题。”

    楚娉婷瞬间变成整儿八百的样子“你说,什么买卖?”

    那些嫁妆是娘亲留给她的,动用那些是吃老本,不算真本事。

    胡小满没细说,只道“那天有空去趟我们村儿,看了你就知道。”

    “有好事儿必须带哥哥一个。”朱子修拄着下巴插嘴。

    那边儿,大步流星的玉儿被晒的两颊通红,眉毛皱的打结,气呼呼的领这老王那个胖子过来。

    老王身材高壮,又胖的有普通人三个那么大,踹这粗气挥汗如雨的一鞠到底,那大肚子坠的他差点儿没趴地上。

    楚娉婷臭着脸发难“好大的派头,请都请不来。你是何人?”

    老王的大胖脸上一个笑,擦擦汗道“鄙人姓王,是昌荣钱庄的大掌柜。刚刚有点子事儿绊住腿脚,还望楚姑娘见谅,见谅——”

    他心里感叹今天不知道走的什么运,前后跺跺脚,府城颤三颤的人家找上门,一个让他立马过来,一个让他不要过来。

    这叫个为难。最后还是来了,相对于百年世家的李氏,他还是更忌讳楚大将军。那个楚姑娘发火砸了他的买卖,他都得跪着谢人家。

    孰轻孰重啊——

    老王的大胖脸上挤出一个笑,擦擦汗道“鄙人姓王,是昌荣钱庄的大掌柜。刚刚有点子事儿绊住腿脚,还望楚姑娘见谅,见谅——”

    他心里感叹今天不知道走的什么运,前后跺跺脚,府城颤三颤的人家找上门,一个让他立马过来,一个让他不要过来。

    这叫个为难。最后还是来了,相对于百年世家的李氏,他还是更忌讳楚大将军。那个楚姑娘发火砸了他的买卖,他都得跪着谢人家。

    孰轻孰重啊——

    老王偷摸看贵公子打扮的李显,小眼睛里带着歉意。他就是小地头蛇,谁都惹不起啊。

    李显还是那副样子,一点儿不见心虚,鸣鹤回来的时候他还笑了笑。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