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王妃太全能

    第176章 不至于失去礼仪

    贺兰瑾瑜穿着明黄色的太服,腰中横着玉带,站在门口处,头上的红缨在微风中颤动,两边垂下了流苏。他浅浅笑意,风流儒雅。

    陶迎意对着太拱手施礼,道:“本官都已经问完了。”

    “如果没有别的问题了,我就带着雪入宫了。昨天,雪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,愿意同我结下百年之好,今天我们两个要进宫去,向父皇禀告。”贺兰瑾瑜话和声细气的,但还是能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,掩饰不住的欢喜和得意。

    听到了这话,陶迎意立刻抬起头,望着陆吟雪,有些诧异的样,脸色更加莹白了,有什么东西在他眼睛中一闪而过。

    良久,他才缓缓道:“恭喜太和陆姑娘佳偶天成,永结同心。”

    贺兰瑾瑜点了点头,道:“案有问题,你还可以过来问,今天我要带着雪进宫,就不多耽搁了。”

    陶迎意明白太的意思,对着太拱手道别。

    刚才,陆吟雪是出来见陶迎意,需要做口供,所以就是比较简单朴素的一身衣服就罢了,可是,现在要跟着太去见贺兰青浦,穿着佩戴不能如此的随便了,必须盛装前往,才不至于失去礼仪。

    陆吟雪被按在妆台前面,身边围着不下十个宫女,有梳理发饰的,有描画妆容的,有更换衣衫的。陆吟雪坐在椅中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偶人,随着别人的提线收放,然后,自己才能动胳膊动腿。

    贺兰瑾瑜不急不躁的,还在一旁不断指点着宫女给陆吟雪如何装扮,如何配饰,最后,干脆自己挽起袖,拿起眉笔将陆吟雪的两道新月眉描画一番,将陆吟雪的两只眉描上远山青黛一般的颜色,贺兰瑾瑜这才算是罢手。

    他左右端详了一番陆吟雪的发髻,对着侍女们捧在手中的首饰盒一望,摇了摇头,认为里面的簪饰都不好看。太转目看到画廊外郁郁葱葱的树木,眼前一亮,迈步出去,探手折下来一支嫣红绯艳的红芍药,将它插到了陆吟雪的高髻上。

    陆吟雪清丽的面容,同红芍药之间争奇斗艳,不逊半分。

    贺兰瑾瑜带着盛装打扮的陆吟雪来到了皇宫中,丽贵人这边安排的迎接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

    “太殿下,你才过来。”这个老嬷嬷如释重负,对太道:“赶紧过去吧,丽贵人已经进去半天了,跟皇上正唠叨你的事情呢。趁着皇上高兴,什么都能答应殿下的。”

    丽贵人这天早起就开始打扮,不但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和首饰都给戴上了,还特意在周身上下都熏上了幽兰花香。

    丽贵人这才出了自己的宫门,趁着皇帝这边无人的时候,偷偷溜了进来。

    低头一看,却原来是丽贵人一张美艳如花的脸孔,再用心一嗅,发现那股兰花清香正是从她的身上飘出来的。

    “陛下,你公务繁忙,也要注意休息。”丽贵人娇笑一声,用手一推贺兰青浦,身轻盈盈地离开了贺兰青浦的怀抱。到底丽贵人这份风流娇俏,在宫中众多嫔御中,独得贺兰青浦的心意。

    皇上被丽贵人撩拨起了兴致,正打算进一步亲昵的时候,丽贵人却摆正了颜色,对贺兰青浦道:“皇上,你昨天派给我的任务,我可是完成了,今天来复命的。”

    贺兰青浦一愣,不知道丽贵人的是哪一件事。

    “太的事情。”丽贵人不得不出言提醒,“太的事情。”丽贵人不得不出言提醒。

    贺兰青浦这才恍然大悟,他用手一敲头,抱怨自己道:“瞧我这个记性啊。你去太府中看了,情况如何?”

    “臣妾要给皇上道喜啊。”丽贵人笑眯眯地看着皇上,道:“太广邀戏班,并不是为了作乐,他把陆太傅的遗女陆吟雪从三法司中给救了出来,为了让安抚陆吟雪的心情,才这么做的。太仁义贤德,果然有贤君风范。”

    “哦,我就太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改变了性格。”贺兰青浦听到这里才放下心来。

    “只不过,陆吟雪未嫁,太未娶,两人共处一府,就怕这事传出去,对太不利啊。楚皇后对太名誉这方面尤其关心,只怕被她知道了,就要责怪太的。据臣妾来看,太跟陆吟雪也是郎情妾意的,彼此颇有感觉,不若就此机会,皇上给个恩典,成全了他们吧。”丽贵人关心切切的样,一副全心全意为太着想的态度。

    贺兰青浦知道,因为太尚未成婚,所以东宫中事务都由太监承担,没有使唤侍女,这个目的就是为了避嫌。现在,先不陆吟雪入三法司中,是否真有冤情,只是太公然将陆吟雪给放置到了府邸中,就已经不妥当。田不纳履,李下不正冠,太应该避嫌才对。

    但贺兰青浦也知道儿对陆吟雪是有好感的,是想娶陆吟雪为太妃。而且皇上本人也曾在锦嫔衣冠冢前见过陆吟雪,可以是个不错的姑娘,品貌俱佳,心思也周全,可以匹配太为妃。真能成全了太和陆吟雪的亲事,这也是顺应了太的心意。

    只不过,楚皇后对太收陆吟雪为太妃一事,颇有微词,贺兰青浦不敢轻易答应什么,毕竟太也是楚皇后的儿。

    “陛下,上次因为陆吟雪的事情,太已经跟楚皇后闹个不愉快了,这次我看还是要你从中调停才好。毕竟,你才是一国之君,太的父亲,楚皇后虽然掌管内宫,但到了底,大事情还是你做主敲定才行。这太娶亲,是皇家的家事,更是南晋的国事,你不吐口,谁个敢出主意。”丽贵人将贺兰青浦给吹嘘一番,让贺兰青浦意识到,在太娶亲问题上,自己才是关键环节。皇后是必须对皇上言听计从的。

    贺兰青浦感觉丽贵人的话很有道理,自己身为太的父皇,对孩的婚姻大事有决断的权利。上次,太和楚皇后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分歧,也许,这次有了自己的参与和调停,一切就能顺利渡过,不会再起任何的波澜。

    “爱妃,既然这样,就不如把太和陆吟雪给叫到宫中来,我问问他们两个的意思,然后再考虑怎么办好。”贺兰青浦的话出现了松动的意思。

    丽贵人当然无比的高兴,事情一步一步按照她的意思在发展。只不过,她昨天已经命人给太捎去消息,让他今天带陆吟雪进宫,不知道为了什么,天到这般时候,太和陆吟雪的人影还没有看到。

    丽贵人只能在这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贺兰青浦聊天,也不敢离开,生怕自己走开之后,贺兰青浦这边又被别的什么人或事给占据了过去。

    所以,丽贵人表面上含笑谈吐自如,这心里其实已经急得火上房了,盼着太赶紧带着陆吟雪过来。只是,丽贵人这边不知道,今天陶迎意突然到东宫造访,询问了陆吟雪口供的事情。当日离开三法司的时候,贺兰瑾瑜既然都答应了以后要问案,可以随时到东宫中来找陆吟雪问话,他有岂能失信,因此就多耽误了一些时间。

    聊到了最后,丽贵人感觉自己都已经词穷了,把最后能想到的笑话或者逸闻趣事都已经跟贺兰青浦完了,再接下去,只怕就是大眼瞪眼了。

    就在这时,只听得门外有太监的脚步声响起,随即有人轻叩三下门环,道:“启禀陛下,有人求见。”

    丽贵人心中顿时豁然开朗,天啊,等了这么久,可算是等到了太。只不过,还没有等丽贵人把这股高兴劲给过去,太监的下面的话,就把丽贵人的心给惊得冰凉。

    “是皇后求见。”太监启禀道。

    丽贵人差点没有从凳上跳下来,昨天楚皇后不是才见过贺兰青浦么,今天怎么又跑过来见皇上?越是想躲着她,才发现越是躲不开。

    外面很多脚步声纷至沓来,最后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在门口话了:“陛下,臣妾可以进来么?”这正是楚皇后的声音。

    贺兰青浦显然也有些意外,他看了下神情紧张的丽贵人,沉吟了片刻道:“皇后请进。”

    楚皇后穿着一件家常的对襟团龙团凤八宝云锦裙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她脸上淡抹胭脂,轻擦粉黛。楚皇后一双凤目在屋中扫过,发现丽贵人在贺兰青浦这里,不禁微微一怔。

    “臣妾给皇后见礼。”无论丽贵人心中究竟有多么的不情愿,按照分位高低,她必须俯身给皇后见礼。而且,皇帝和皇后在坐的时候,她还不能随便坐下来,只能跟侍女们一样,站在地下。如果她以前是丽妃的时候,还可以勉强在这里混张凳坐下来,但是现在顶着一个贵人的名分,确实没有资格坐下来。

    “平身吧。”楚皇后眼光不瞬,略一抬手,摆出一个让丽贵人平身的手势。

    丽贵人本来也没有想过真的跪下去,见楚皇后的手势打得有些随意,心里颇为不满。丽贵人把嘴一撇,扭头站到了地下。

    “陛下,我是过来问你太的事情该怎么办?”楚皇后就这么一个儿,她当然视如珍宝,昨天跟贺兰青浦就这个事情,皇帝语焉不详。今天楚皇后开门见山,就想问个彻底,需不需要自己亲身去太府中一趟。

    “皇后,怎么呢,太并不是顽劣习性,只是他在公务之外,也需要有些娱乐放松下,也没有什么好紧张的。”丽贵人生怕楚皇后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清,不肯离开这里,万一一会儿太和陆吟雪他们到了,走个对面,就不好看了。

    楚皇后慢慢转头看了丽贵人一眼,她的五官清秀,嘴边微挂着笑意,眼光还是宁静平和的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丽贵人就从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几分谴责的意味。楚皇后那强大的气场,让丽贵人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,她完了这句,就立刻收声,不敢再多言一句。

    贺兰青浦不想看到丽贵人被楚皇后的气场压制,将整个屋的气氛都给搞得僵硬,于是出言帮着丽贵人话:“这话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太从是你教导出来的,他是什么样的人,你最清楚不过了。”

    “时候还好,现在真是越大越操心了。”楚皇后眉头轻蹙眉,的时候,太还是个依赖母亲的孩,言听计从,现在太已经成人了,有了自己的主见。楚皇后得再多,太虽然不会表面上顶撞,却也是一笑了之。

    贺兰青浦心中一动,正可以借这个话题,把太的亲事给一:“太成人了,你就更应该学会放手,不用替他操心,不如找一个可靠可心的人放在太身边,对他起居照顾尽心竭力,也能每天对他进行督促和劝解。你看这样可好?”

    楚皇后怎么会听不懂皇上语言中的意思。对给太选亲的事情,她不是没有考虑过,几次三番地跟太提过,可惜,都被贺兰瑾瑜以国事繁重,无心成婚为由给推脱了。好容易上一次,选了朝中大臣的未婚女眷入宫选妃,不料,贺兰瑾瑜任性妄为,非要娶陆吟雪,跟楚皇后意思相左,母还冷战了良久。

    楚皇后对贺兰青浦点点头,道:“我也不是没有为太留心过,朝中大臣的女儿我冷眼中选了几个不错的,哪天有时间跟陛下你一起商议下,给太订下一门合心意的亲事。”

    太妃乃是为来的,肯定要慎之又慎了。

    楚皇后的话音未落,就听得了外面有人接口道:“我的心意我自己最了解,父皇母后不用商议了,儿臣现在就请你们同意我同陆吟雪二人成婚。”

    毕,一身明黄色的太,从门外走了进来,在他那高大的身形旁边,是窈窕动人,姿容绝美的陆吟雪,她裙带迤逦在地,乌黑油亮的头发梳成了一个高髻,发髻上面一朵红艳欲滴的芍药灼人双目。贺兰瑾瑜挽着陆吟雪,来到了贺兰青浦的龙椅前,就俯身跪拜,请求皇上同意让陆吟雪当太妃。

    楚皇后一看见到太和陆吟雪在一起,心中就明白了七八分,再听到太要跟陆吟雪成婚,她并没有显出过于激动的表情,但双腮上的血色就在逐渐消失,直到变成了青白的颜色。太贺兰瑾瑜果然有一种坚韧的态度,到现在都不肯放弃对陆吟雪的念想。

    丽贵人站在一旁,看到楚皇后的脸色变化,知道她现在心里五味杂陈。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