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帝尊偏心大小姐

    第195章 一进去就暖意扑面而来

    洛雪扶着蒋瞳连往里走边问,路过小桥的时候还细心地提醒:“姐姐慢些,这里的积雪刚融,可滑着呢。”

    “没事的。”蒋瞳挤出笑:“洛雪妹妹,你姐姐可是送到田庄里去了?”

    洛雪摇摇头:“姐姐也是染了风寒,烫得极厉害,所以母亲说等姐姐好了再送去田庄。”

    只怕钟离也是拖着就是不愿意去吧,蒋瞳轻声地说:“洛雪妹妹,我们刚搬来这里,心情也不是很好,不如你留下来在这里住几天,陪着我和母亲可好?”

    “好啊,只是,我也先问问母亲意下如何,我想母亲也会同意的。”她羞涩一笑。

    “好的,来,我们一块进去看看吧。”

    虽然没有完全做得理想,可也是收拾得十分干净,胜在浣云居这庭院景致秀美,也不用去改动了。

    她的房间在后院那里,很大很明亮的,而且烧了地龙,一进去就暖意扑面而来。

    兰风将她的披风脱下:“小姐,你先坐坐,奴婢去端茶。”

    她看着这里的布置,很多都是置办的新的,还有一种味道,窗边的梅瓶也插上梅花,整体上来说是十分清雅的。

    “瞳姐姐,看着你好像很累,不如你小睡一会吧,洛雪给你做芋头圆子吃。”

    蒋瞳摇摇头:“洛雪,不用这么麻烦,毛娘子厨艺是了得的,你不用去帮活着,这么冷的天,别冻着手了。”

    “没事的,瞳姐姐。”

    “别忙活,洛雪,这有下人呢,她们自会张劳着的。”

    洛雪也没说话了,只扶着蒋瞳躺下:“瞳姐姐,你先睡一觉吧,你的脸色看起来真的是好差。”

    蒋瞳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  等蒋瞳躺下后,洛雪这才轻轻合上门出了去,看到落颜将香薰炉子拿了过来。

    “瞳姐姐很累了,小声些别吵着她了。”

    落颜点点头:“表小姐,奴婢知道的,小姐是很累,可是要是不点上这安息香的话,小姐是睡不着的。”

    蒋母的心情也谈不上多好,不过还是打起精神来与钟母说话。

    洛雪进了来行了个礼,乖巧地坐在一边。

    钟母轻声地说:“罢了姐姐,反正也是出来了,你就不要多想别的了,安下心来好好在这里过日子吧。”

    “我倒也无所谓,早也就想通了,只是瞳姐儿,我现在甚是担心她啊。”

    “要不这样吧,让洛雪留下来陪瞳姐儿几日,多个人伴着说说话,瞳姐儿的心情也会好得快些的。”

    洛雪柔柔一笑:“母亲,洛雪也是想跟母亲请示这事的,刚才瞳姐姐说我能不能留下来多陪着姨母。”

    蒋母一笑,心里暖暖的:“我这瞳姐儿啊,真是,可真没有什么可挑的。”摇摇头笑得一脸的满足,纵使失去了一切都好,有女儿这般的孝顺就万事足矣。

    “可不是,真教我嫉妒来着,那好吧,就这样说定了,洛雪你在这里可好生陪着你姨母和瞳姐姐。”

    洛雪点点头:“母亲,洛雪知晓的了。”

    “时辰也不早了,我也得回去了,姐姐,改得了空再过来看望你。”

    蒋母却问她:“钟离的身体没好些吗?”

    “好些了,怎么劝也不敢喝药,可真气人来着。”

    “我觉得啊,你也不能太惯着她了,你总是惯着她,事事由得她,真会惯坏她的,你也得拿出些威严来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照我说,不吃药也好,吃药也罢,你给她几天,早些送去好。”

    “姐姐,我听你的,我现在可真怕她又再惹出什么事来。”钟母是真的心有余悸了,钟家的底子和声名可经不起这样折腾啊。

    不过想了想,于是又问:“姐姐,你可给哥哥写了信?”

    “写了,放心吧,跟哥哥那样一提,哥哥心里有数的。”

    “那,嫁妆那事呢?”

    “呵,你别想太多,该帮的,哥哥肯定会帮的。”

    钟母一笑,有些讪讪然地说:“那我就放心了,只要姐姐开口,哥哥啊会有做不到的事呢,你说是嘛,不过呢要是换了我,哥哥却不一定会插手这些事了。”

    “你别这么说,哥哥也有哥哥的难处的,但凡能帮得上的,哥哥也不会多说二话的,咱们现在是孩子的母亲了,哥哥也有哥哥的各种沉重责任,如果可以就少些麻烦为好。”

    “那是。”钟母应了一声,然后又交待洛雪好生侍候陪伴着蒋母和瞳姐儿,站了起来:“姐姐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  “我送送你。”

    “又不是外人,还来这些客套的干什么啊,让洛雪陪我出去就成了。”

    于是洛雪就陪着一块儿出去,一边走钟母就一边嘱咐:“你在你姨母身边侍候着,这是你的福气,但是你得放得机伶点,别总是跟个木头一样,什么话也不太会说,也不讨你姨母欢心的。”

    “是,母亲。”

    “你也知道你棋姐姐订下了要嫁到韩府去,那可是正经的少奶奶,不是什么野路子的姨娘之类的,一个庶女能嫁得这样的体面可不多见,这不是你棋姐姐命中注定,也不是说她福泽深厚,而是有你姨母帮着的,你要是讨了你姨母的欢心,往后你也能有这么好的婆家,也还能有这么丰厚的嫁妆。”钟母提点着这个有些呆傻的庶女。

    可是洛雪却轻声地说:“母亲,我是诚心想陪着侍候着瞳姐姐和姨母的,我一定会细心的。”

    钟母听了有些来气:“我说你这脑子,怎么就一根筋呢,真是,傻得我都懒得说你了,行了行了,反正你别给我惹事就成了。”

    “是,母亲。”

    “好了好了,你进去吧。”看着就莫名的来气,真是个不开窍的丫头啊,要是有钟离一半的机伶就好了,在这里多讨些好处回府,那多好的事来着啊。现在钟离想来,可是姐姐都未必会让她过来呢。而且这小姐妹间偏又还闹些别扭,可真是叫人头痛的,也不知是什么事,钟离这一次也是固执得紧。

    洛雪进了去,小银子迎上前来:“表小姐,夫人让奴婢带你去房间看看喜不喜欢,要是不喜欢,就再换别的。”

    “不用特地为我准备房间的。”

    “都准备好了呢,表小姐这边走,瞧瞧喜不喜欢,若是不喜欢,奴婢们再为表小姐张罗别间屋子。”

    看过房间后,洛雪也没歇着,而是问了丫头灶房在那里,然后就去那里呆到快晚膳的时候。

    蒋母去看蒋瞳,蒋瞳也刚醒,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。

    她一笑:“瞳姐儿,你是不是睡得不好?”

    “还好,丫头点了安息香,所以还是睡着了,倒是把洛雪冷落了,兰风,洛雪呢?”

    “也不知是不是在房里休息呢,这瞧着要用晚膳了,要不奴婢去请表小姐过来吧。”

    “没事,再等会吧,让洛雪多睡一会。”

    “精神还是差些,这二天雪融了,要不你带着你表妹出去走走,你表妹也是极少出门的,很多地方也没有去过。”

    “好的,母亲。”

    “这春暖了,也得开始添新衣了,我瞧着院子里的那株梅树都抽绿叶了,不过有桃花倒是要开了。”

    蒋瞳一笑:“春一暖,就真的到处鸟语花香了,浣云居里花树甚多,到时肯定美得不得了。”

    帘子掀开,洛雪进了来,甜甜一笑:“姨母,姐姐,可以用晚膳了,刚才去姨母的房里,丫头说姨母已经起来了,在瞳姐姐这里。”

    小银子在一边说:“夫人,小姐,表小姐一个下午都在烤房边忙活着抢毛娘子的活呢,给小姐和夫人做了许多的菜呢。”

    “你这丫头可真是的,灶房的事有毛娘子张罗着就好了,你想吃什么跟丫头说一声,让丫头去告诉毛娘子就成了,这么冷的天你可别冻坏了,来,姨母看看。”

    洛雪走近,蒋母执起她的手,轻轻地捂了会:“手都冻得红红的,下次别去灶房折腾了,折桂,快拿暖手炉来给表小姐暖暖手。”

    “没事的,姨母,只是洛雪也不知道姨母和姐姐喜欢吃什么,就随意做了几道。”

    “你有这个孝心就好,可真是个好孩子,别累着自个了。”

    就在蒋瞳的外房摆了膳,一道道的菜肴端上来的时候,看得蒋瞳惊讶万分:“洛雪妹妹这可都是你自已做的啊?”

    洛雪羞涩一笑:“也只是一些小菜。”

    “你可真厉害啊,能做这一桌子这么好看的菜,瞧起来就很想吃的。”

    “有些也是跟着毛娘子现学的呢,姐姐,你试试这个鸡肉,不过有些辣,想着姐姐这几日精神不好,食欲不振的,就做了这个。”

    蒋瞳夹了块尝:“味道可真好呢,母亲你快试试,洛雪的手艺可真是好着。”

    蒋母尝了一块却是摇头笑:“我倒是老了,吃这些可真怕身体承不住,瞳姐儿,你要是喜欢,多吃些,洛雪,你也快吃,可别等着一会儿菜凉了,那可都不好吃了。”

    用了晚膳,蒋母就说:“洛雪,不若明儿个你就与你瞳姐姐一块出门去走走逛逛,明儿个外院还有人来做些粗使活,得做个门房,垂花门的,还得再做个抄手游廊,若不然要是一下雨,从大门口到这院子里就会淋到雨,可不太方便。”

    人多杂乱,最怕的就是多生出什么事来。

    蒋瞳点点头,拉着洛雪的手说:“洛雪妹妹,眼看着就要春暖了,但是姐姐这个冬天可是偷懒了,也没有给母亲好好准备春衣的,不如明天我们一块出去看看。”

    “好啊,姐姐。”

    一大早的洛雪又起来,还是又习惯性地走到灶房去准备着,但是看到了蒋瞳正在那儿。

    “瞳姐姐,你怎么这么早啊?”

    “你也很早啊,来,洛雪,刚炖好的燕窝,你趁热快喝,我还想着叫丫头端过去给你呢。”蒋瞳在灶里端起一个绘青竹的白玉炖盅。

    洛雪赶紧摇头:“不行,使不得,姐姐,这个你和姨母喝就好了。”

    “都有的,你看,三盅呢,咱们三一人一盅。”

    洛雪只得接过,喝了二口心里有些酸酸的,在钟府也不是没有燕窝,但是哪会轮得到她这个庶女的头上啊。

    “怎么了,是不是太烫了?”蒋瞳关切地问。

    “没有呢,挺好的,姐姐。”

    “那一会儿我们吃完了这个先垫着肚子,你陪我端这一盅过去给我母亲吧,我这一病也是病了好久,母亲也是急在心里。我也不想让母亲总为我担心诸多的事,反正也睡不着,索性就过来给你和母亲炖个燕窝的。”

    “姐姐你这么早起来,是不是认床啊?”

    “倒是有些的。”蒋瞳不好意思地笑。

    “姐姐,我听说放些荞麦子在枕头上,睡得特别舒服和安适的。”

    “好啊,那我晚些让丫头弄些来试试。”

    二人联袂到了正房,蒋母也刚刚起来,看着她们一块来就笑:“你们怎么这么早呢。”

    “是啊母亲,就想着今天早些用了早饭,早些和洛雪妹妹一块出去逛逛的。”

    “合着心在外面了。”

    “呵呵,母亲,我们给你炖了燕窝,你趁热喝吧。”

    “瞳瞳,你叫丫头去找傅管家开了库房,多拿些燕窝出来,你和洛雪啊,都得好好补补,气色和肌肤才会更好。”

    “母亲放心吧,肯定是少不了我们的,不是说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子都最爱美的嘛,我和洛雪在灶房就吃过了。”

    蒋母一笑:“那就早些用早膳吧,折桂,在这外间摆饭就好了。”

    瞳姐儿看着是开始精神起来了,看来是将心里的痛疼和难受都慢慢熬过去了。

    她想想又心疼不已,若不是自已拖累了瞳姐儿,只怕也不会这般的叫人遗憾啊。

    送走了洛雪和蒋瞳,蒋母的眼泪就滑了下来。

    “夫人,你怎么了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  蒋母摇摇头:“没有,只是太心疼我的瞳姐儿了,我也不知道她跟着我出来是对是错,唉。”

    折桂便轻声地安慰:“夫人,你可不要多想这些了,不管跟着夫人是吃苦还是享福,大小姐肯定都是得跟着你的。”

    还有些新年的味道犹存,大街上也热闹得紧,一阵阵的鞭炮声传了进来。

    洛雪好奇地说:“怎生今天还有人放鞭炮啊?”

    “也不知道。”蒋瞳掀开马车帘子往外面看:“洛雪妹妹,前面有个铺子开张呢,瞧起来好热闹的,要不我们也去看看吧。”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