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重生千金:老公饶了我

    第237章 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

    陆亦双听到这里,心里顿时狠狠一揪,连抓着手机的手,都不自觉地收紧了。

    然后,她往厉擎苍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,清楚地明白,即使自己再等在这里,也于事无补。可是现在,陆家别墅里就只剩下了阿香和如美……

    犹豫片刻,她终于一狠心,下楼,离开了a市医院。



    现在陆氏医疗的事,可是最大的热点新闻。因此,下午才召开新闻发布会,到了傍晚时分,a市闹市区百货大楼的巨幅电子屏上,就播出了新闻发布会的全程录像。

    录像里,陆亦双面对死伤者家属那诚恳的态度,优渥的赔偿方案,让大街上的大部分行人都表示认同,纷纷议论了起来:

    “嗯,我还以为这次陆氏医疗会推诿扯皮,百般抵赖呢。毕竟,那么多死伤者,这赔偿数额可不是一点半点。没想到,这陆氏医疗还挺有诚意的,就算是倾家荡产,也要满足死伤者亲属的要求……这种精神也算值得钦佩啊!”

    “对啊。而且我本来还以为,这陆亦双大小姐就是个只会惹是生非的纨绔子弟,没想到在她父母双双入狱之后,她竟能扛起大梁,独自解决这件事……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啊!”

    “可是,你们不觉得蹊跷吗?陆氏医疗好歹是a市老牌医疗企业,又是大公司,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?我看啊,肯定是有什么内部人员下毒,刻意想要搞垮陆氏医疗吧……”

    ……

    但站在人群中的阿梅,却对人群的议论声充耳不闻,只高高地抬起头,恶狠狠地盯着屏幕里正在讲话的陆亦双,双眸里迸射出犀利骇人的刻骨恨意。

    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,周围这些吃瓜群众,自然都会认同陆氏医疗的做法,甚至谅解;而下午陆氏医疗承诺的巨额赔偿,也的确让她联盟里的一部分亲属接受了,并表示不再追究;但对于她和剩下的亲属来说,就算是把整个世界都赔给他们,也没有任何意义!他们要的只有一个——让陆亦双血债血偿!

   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阿梅的思绪。她一接通电话,那头就传来联盟成员的汇报:“梅姐,我们查到陆亦双已经离开了a市医院,回陆家别墅了。陆家别墅里,只有她和两个女佣……”

    “好!”阿梅听到这里,浑身就像打了兴奋剂般,“通知所有成员,今晚七点在陆家别墅门口集合!我们要让陆亦双以命抵命!”



    陆亦双赶到陆家别墅,一打开门,就看到安安一屁股坐在客厅地上放声大哭,上气不接下气的,整张小脸都有些青紫。

    她自然很心疼,立马跑过去,一把将安安抱起,擦了擦他脸上的泪珠:“安安,妈妈的小宝贝,怎么会哭成这样?”

    安安吃力地抬头,看到是陆亦双后,哭声才逐渐停止,那一双饱含泪水的小眼睛直直盯着她,肉嘟嘟的小嘴也撅得老高:“妈妈,想……想你,妈妈,不难过……”

    安安这稚嫩的声音,蓦地戳中了陆亦双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让她鼻尖一酸,泪水差点再次落下;但她却卯足了力把它憋回去,不想再让安安看到她哭。

    现在,安安不过才一岁半,就已经很懂她的情绪了。他会发现,她今天很难过;他也会因为她迟迟不回来而哭……即使,他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但无论发生什么,她都必定要好好护他长大,不能让任何事情,影响到他的成长……

    因此,她勉强朝安安挤出一个微笑:“乖,妈妈不难过。安安要听话,早点睡觉觉……”

    如美冲好奶粉,阿香给安安喂了奶后,闹腾了一个多小时的安安,才终于沉沉地睡去。

    如美和阿香刚把安安抱进婴儿床里睡下,楼下,陆亦双就让她们俩下来,并把白天新闻发布会上的事情,告诉了她们。

    “所以,这栋房子也会在一个月后,被银行给收走,”陆亦双一脸凄然,“这样,我自然是再也雇不了你们了。对不起,给你们带来麻烦了。”

    她话音刚落,如美和阿香面面相觑了一下后,如美立马开口:“大小姐,白天我们已经商量过了。以前,您和老爷夫人都对我们那么好,完全不把我们当下人看待;现在,我们也会一直照顾您,直到您可以独立生活为止。”

    陆亦双听了她们的话,自是非常感动,鼻尖再次酸涩了起来——虽说树倒猢狲散,家里的佣人早就走光了;但还好,还有她们两个,能够在她最艰难的时候,再陪她走一段。

    可就在她还想跟她们说点什么时,随着巨大的“咔擦”声,别墅大门竟蓦地被人从外面大力撬开;紧接着,阿梅和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就这样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,他们手上还都拿着钢棍。

    这自然是把陆亦双,如美和阿香都给吓了个不轻。如美胆子小,直接高声尖叫了起来,阿香也瞪圆了双眼看着他们,连连后退。

    这时,一个男人立刻走到如美面前,举起明晃晃的钢棍对准了她,恶狠狠地吼道:“别嚎了!再嚎把你打到脑浆迸裂,你信不信!”

    如美被他这么一吼,被吓得立即止住了声音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  反应过来的阿香,放在背后的手偷偷伸过去,就想拿手机报警;但蓦地被另一个男人发现了,男人二话不说,直接一棍子敲在阿香手背上。阿香那白嫩的手背上,赫然出现了一道青紫的棍痕,疼得她立即把手缩回来,倒吸了一口凉气,却只能死死咬住嘴唇,生生把叫声吞进了肚子里。

    陆亦双见阿香被打,于心不忍,想要过去看看,却蓦地被阿梅推倒在地:“我劝你们都给我老实点,别想报警,也别想耍别的花招!这别墅里的保安都走了,监控也没有了,就算我杀了你们,也没人知道!而且我们也不怕死,我们什么都不怕!”

    上午才被阿梅袭击过,陆亦双当然认得这个女人。这个女人,和这三个男人的至亲都被新药给害死了,才会导致他们如此仇恨她。事到如今,陆亦双依旧无所畏惧,但她担心的,是会连累如美和阿香,以及楼上才那么小的安安……

    她稍想了一会后,就干脆一股脑儿站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阿梅面前,大大方方地开口:“我知道你们恨我,你们的至亲都是被我们公司的新药给害死的;就算我做再多,赔再多钱给你们,也消不掉你们心中的仇恨。”

    说到这里,陆亦双瞥了如美和阿香一眼,继续说道:“现在,我们之间的恩怨,就让我们自己解决。她们只是陆家的女佣,是无辜的,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她们。”

    而陆亦双这话一说完,阿梅那饱含仇恨的脸上,就浮上来些许惊讶——没想到,这制造假药害死她女儿,狼心狗肺的陆亦双,在关键时刻竟还挺有胆量和义气的。

    “你放心,我们要对付的就只是你,不会祸及无辜。”阿梅说完,就对旁边两个男人命令,“你们把这两个女人带到楼上房间里关起来,等我收拾了陆亦双后,再把她们放出来。”

    “是。”两个男人听了,立马上前去抓如美和阿香。

    如美和阿香都知道,这些穷凶极恶,连死都不怕的人,在把她们关起来后,肯定会直接要了陆亦双的命。因此,她们都不肯被抓上去,只能连连后退和躲闪:“大小姐,不,不可以这样……”

    陆家别墅本就偏僻,保安又都跑光了。陆亦双深知,自己这次怕是要凶多吉少了,就赶紧劝她们:“如美,阿香,你们要好好保重,赶紧跟他们上去!”

    她一边说,一边隐蔽地朝她们使眼色。如美和阿香很快明白,她是在暗示她们,要照顾好安安。

    是啊,如果她们殊死抵抗,只会激怒这些人,把她们一起干掉,那楼上的安安可就无依无靠了……

    犹豫了好一会后,如美和阿香只得放弃抵抗,任由两个男人把她们带到楼上,找了个房间关起来。

    偌大的客厅里,就只剩下了陆亦双,阿梅和另外一个男人了。客厅里的气息,陡然焦灼到有些恐怖。陆亦双蓦地被男人按在地上,她的鼻尖狠狠砸向地面,然后就感觉到,湿热的液体从鼻腔里流了出来。

    她低头一看,地上已经被她的鼻血滴出了一小片鲜红。

    而她刚一抬头,阿梅手上的钢棍就毫无预兆地横扫了过来,“咚”地一声打在她左脸上,让她感觉一阵头晕目眩。片刻后,她嘴角也渗出了血迹。“疼吗?”阿梅蹲下来,不屑地俯视着她的脸,却突然歇斯底里般地质问道,“可你知不知道,你这点疼,还不及我心痛的万分之一!我的女儿,她还那么小,那么可爱,就因为吃了你们的药,现在跟我天人

    相隔!你们怎么忍心!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恶魔!”

    阿梅越说,越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最后干脆站起来,高高举起钢棍,就想直接一棍打爆陆亦双的头。

    现在,更多鲜血从陆亦双的鼻腔里流出,失血过多,导致她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,连头也昏昏沉沉的。她甚至想着,这也许就是上天对她最后的垂怜吧,让她在这种状态下死去,也能减轻不少痛苦。

    可就在这时,一个矫健的身影,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进别墅客厅,迅速夺过阿梅手中的钢棍,伸手就扔出了门外,然后一把将她按在地上,吼道:“别动!”

    旁边的男人见状,立刻放开陆亦双,就朝那个身影扑过去。但那个身影身手十分矫健,长腿用力一蹬,就把男人踢出去好几米远,吃痛地捂着胸口,不能再动弹。

    这次,又是差一点就可以完成报仇计划,阿梅自然很不甘心;但她不论怎么挣扎反抗,按着她的身影依然纹丝不动,她就明白,她根本没法跟这个人斗,就干脆一动不动,保存体力。

    不远处,陆亦双流了一大滩血,意识早已模糊不清,嘴里因为疼痛而支支吾吾地哼哼着,整个人不甘地挣扎着。

    那个身影看到她如此痛苦,大掌稍微松动了一下。阿梅趁此机会,狠狠咬了那大掌一口,等那大掌本能地松开来后,便奋力挣脱控制,拉起倒在地上的男人,就立即逃之夭夭。

    楼上的两个男人发现下面的不对劲,也赶紧跳窗而逃。

    但那个身影对他们的逃跑丝毫不关心,只是快步走到陆亦双面前,就像捧起一块易碎的珍宝般,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起来,然后从西服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方真丝手帕,捂住她的鼻腔,帮她止血。

    陆亦双在迷迷糊糊中,眼睛只能睁开一道小小的缝,而且视线十分模糊。但她仍然努力集中精神,想要看看,是谁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。

    当她依稀看到那光洁的额头,狭长的双眸,凉薄的唇后,她就赫然明白,依旧是厉擎苍救了她。这个男人说过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,无论何时何地,他都会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即使在她误会他,讨厌他,说了那一大通残忍的话后;即使在他替她挡了一棍,当场昏迷后;他仍然会第一时间

    赶到这里,这样护着她……

    可为什么,她总是不懂得珍惜他的爱?她为什么总是不信任她?一想到这里,她的心就像在砧板上滚过一般,密密麻麻的刺痛。而且她现在能清楚地感觉到,她的意识,视线,知觉,正在一点点地消退。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就此死掉,那她必须要在这之前,告诉他,她

    爱他,她一直都爱着他……

    “我……”但陆亦双一开口,左脸便是一阵切骨般的剧痛,让她不得不停顿了一会,继续开口的语气变得很轻很轻,“我爱你……”

    可这三个字一说完,陆亦双终于再也坚持不住,眼前一黑,便直接昏了过去。

    而事实上,现在将她抱在怀里的人,却是厉天行。

    今天,他看新闻得知,陆家的所有财产都即将被收走变卖,用于赔偿给死伤者,那陆亦双很快就会无家可归。

    他来这里,就是想要问问,她需不需要他的帮助。谁知他一进来,就看到她被一个男人按着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